打造最具協同價值的中小微企業及個人系統化投融資服務供應商
新聞資訊  News
News 新闻详情

【解讀2016政府工作報告】金融改革的變與不變

日期: 2016-03-07
浏览次数: 28

 

2016年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顯得特別重要,因為這是特別關鍵的一年。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能否在2020年實現第一個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就要看2016年這個頭開得怎麼樣。其中,涉及金融改革方面的內容又尤其值得深思,也被各界廣泛關注著。

重點工作其中第一條提出,穩定和完善宏觀經濟政策,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並預計,今年廣義貨幣M2預期增長13%左右,社會融資規模餘額增長13%左右。政府工作報告同時提出,“我們宏觀調控還有創新手段和政策儲備”,“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繼續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此外,第二條還提出,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持續增長動力。

2016年主要經濟指標設定大致符合預期。政策方面,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發力,貨幣政策以靈活適度為主,增強持續增長動力依賴於供給側改革的進程,這套政策組合是當前破解當前低增長低利率低通脹環境的最優組合。

新提法: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今年廣義貨幣M2預期增長13%左右,社會融資規模餘額增長13%左右。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對貨幣政策的表述有新意。”在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看來,強調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相對於此前的“鬆緊適度”,是個新提法。這一表述也與14日《權威人士七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所提的貨幣政策要根據“金融市場的變化進行微調”的要求一致。主要原因是,單純從對經濟調控的角度,“新常態”下的貨幣政策鬆緊水準經過幾年的實踐,已經確定,無需繼續討論,但自去年以來,國內外金融市場卻更多呈現暫態多變的特點,需要“靈活”應對,確保市場總體平穩,阻斷可能出現的負面溢出,消除系統性風險的隱患。

魯政委還表示,首次明確給出了社會融資餘額增速13%的數量目標。以前只是給出了當年新增社會融資餘額或定性要求。主要原因是,由於經濟其他主要指標特別是GDP增速是同比指標,因而,給同比而非額度與其更加邏輯一致,避免造成“大放水”“強刺激”的誤解。根據興業研究的計算,2015年初的社會融資餘額同比增速略高於15%,年末為略高於12%,今年1月為13.3%2016年的目標定為13%,體現了穩健的導向。

2016M2增速目標13%左右,較去年提高1個百分點,CPI漲幅目標為3%左右。”招商銀行總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表示,今年統籌運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存准率、再貸款率等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這顯示貨幣政策將是穩健略偏寬鬆的,寬貨幣仍會向前推進,預計降准至少3次,降息1~2次,並且在降准的同時有可能加大再貸款規模來增加基礎貨幣的投放,而將公開市場操作提至第一位表述,顯示進一步加強利率走廊建設,推動貨幣政策由數量型向價格型轉變的意圖明顯。

招商宏觀張一平點評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稱,預計2016年貨幣政策寬鬆的重點領域為信貸寬鬆,而非貨幣寬鬆。這樣既能為供給側改革提供友好的貨幣金融環境,又有助於守住不發生系統系、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在經濟增速目標略有下滑,M2增速小幅提高的背景下,CPI增速目標仍定為3%,顯示領導層對今年通脹並無太大擔憂,近期物價水準的反彈可能並不具備持續性。

“預計全年M213%~14%。一是配合專項建設基金和PPP,銀行找到了新的投資公共信用的管道;二是利差收窄、債券收益率空間不大的背景下,銀行有動力做大信貸基數。但如果M2信貸像今年1月這樣超預期突進,監管層一定會‘打板子’,防範金融風險。”民生固守李奇霖稱。

首提金融風險監管全覆蓋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加快改革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制,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效率,實現金融風險監管全覆蓋。

實際上,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引發關注,幾位委員也紛紛發表看法。來自中國電子網的引述稱,全國政辦委員、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認為要從三方面考慮:一方面要考慮在應對金融危機中能否堅強有力地形成協調,儘快地做出決定;二要考慮監管成本、資訊集中,能否形成最好的激勵機制,使得成本、責任、資訊形成合理的分配;三要考慮宏觀審慎,新的監管體制如何應對銀行、證券、保險、信託進一步的融合,使得整個中國經濟和金融競爭力提高,同時還要注重防範風險。

此外,易綱在回答記者關於“一行三會”監管體系改革的相關情況時表示,有關部門正在研究,具體推出時間還不知道。

全國政協委員、央行副行長、外管局局長潘功勝表示,目前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外匯管制不符合中國目前對外開放的戰略。潘功勝說設立“超級金融監管機構”只是其中一個方案,還存在其他方案,相關部門仍在研究之中。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保黨委書記、董事長吳焰在2016年全國“兩會”上將提交的《關於加快構建有中國特色綜合金融監管體系的提案》中,吳焰認為,現行分業監管框架面臨四個方面制約:一是制約金融風險的全面識別和協同管控;二是制約金融業發展活力;三是制約金融服務平等跨界競爭;四是制約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功能發揮。

對此,吳焰建議,以提高統籌監管能力和全面風險管控能力為方向,以“一行(央行)一委(綜合金融監管委員會)”的模式,加快構建有中國特色綜合金融運行和監管體系。

首次將資本市場改革和“法治化”並列

魯政委稱,在資本市場的提法上,政府工作報告也具有跨時代的進步意義:“推進股票、債券市場改革和法治化建設,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提高直接融資比重。”首次將改革和“法治化”並列,而不是像過去那樣,單純直接與“提高直接融資比重”相掛鉤。這意味著下一階段市場發展的優先考慮,已從關注籌資人的利益而轉到了投資人的利益保護上。由此將奠定資本市場長期健康發展的基礎,最終實現“提高直接融資比重”的目標。

此外,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第二條指出,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持續增長動力。圍繞解決重點領域的突出矛盾和問題,加快破除體制機制障礙,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供給體系的品質和效率,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

對於供給側改革方面,劉東亮稱,今年將大幅放寬電力、電信、交通、石油等領域的市場准入,今年嚴控新增產能,堅決淘汰落後產能,積極穩妥處置僵屍企業,顯而易見,放鬆管制有利於激發民間資本活力,淘汰落後產能有利於改善企業盈利,但目前綱領性檔多過具體政策,關鍵仍看落地的各種細則。

不變:保持人民幣匯率合理均衡水準上基本穩定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繼續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基本穩定。

劉東亮認為,“匯率政策,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基本穩定”,這一表述沒有新提法,顯示維穩仍是政策應有之意,開弓沒有回頭箭,CFETS指數推出後,市場化機制對匯率定價的影響已經不能忽視。

        李奇霖稱,貨幣政策的重點從貨幣寬鬆向信用寬鬆過渡,可能從價格調控和數量調控並重回歸數量調控為主,今年情況比較特殊,匯率和通脹掣肘,價格調控的空間不大,但為配合“影子”財政擴張穩增長,通過數量調控穩定資金面、維持信用擴張仍有必要。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
关闭窗口】【打印
Copyright © 2005 - 2013 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中路215號創業大廈22樓
電話:+86 0757-8330 3188
傳真:+86 0757-8320 0228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