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具協同價值的中小微企業及個人系統化投融資服務供應商
新聞資訊  News
News 新闻详情

投貸聯動首批試點可能快公佈 一些新民營銀行進入批設階段

日期: 2016-03-10
浏览次数: 38

 

        中國銀監會副主席曹宇昨據記者採訪時首度表示,投貸聯動進展很順利,首批試點可能很快就會公佈,銀監會將選擇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進行試點。

  在當日的政協工商聯界別聯組會上,有關民營銀行發展、監管等話題引起了委員們熱烈討論。曹宇在該會上回應,銀監會將就上述問題認真研究,及時回饋。曹宇同時表示,不久將會有新一批民營銀行進入批設階段。

  投貸聯動將試點先行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到2016年啟動投貸動試點。銀監會在今年1月份召開的全國銀行業監管工作會議中也提到要推進投貸聯動融資試點工作。

  曹宇強調,投貸聯動目前還不是一個普遍的政策,僅僅是試點,銀監會將會選擇一些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進行試點。

  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浪潮中,融資難依然是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成長過程中面臨的“最大煩惱”。而作為中小微企業融資的主管道,商業銀行在支持科技型小微企業時,也面臨著風險與收益極度不匹配的困境。為此,行業人士將目光瞄準了“投貸聯動”這一創新業務。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銀行董事長閆冰竹就向政協提案組遞交了《關於加快推進投貸聯動,促進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發展》的提案。閆冰竹指出,商業銀行通過投貸聯動,以“股權+債權”的方式,不僅能為種子期、初創期的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提供有效的融資支援,更能以股權收益彌補信貸資金風險損失,讓銀行進一步分享企業成長的收益,從而實現“雙贏”。

  不過,推進投貸聯動仍需要在多個方面取得突破。閆冰竹建議,修改現行相關法規,允許商業銀行向非銀行金融機構和企業投資等,為投貸聯動業務的開展提供有利的法律環境。閆冰竹還建議,採取試點先行的方式,支援商業銀行設立具有投資功能的子公司。

  一些新的民營銀行將進入批設階段
  曹宇昨日在聯組會上還表示,銀監會關於民營銀行方面的工作進展很順利,目前許多民營銀行的設立已經進入尾聲,不久將會有新一批民營銀行進入批設階段。

  截至目前,銀監會已經批准了5家民營銀行,分別是深圳前海微眾銀行、溫州民商銀行、天津金城銀行、上海華瑞銀行和浙江網商銀行。

  在昨天的政協工商聯界別聯組會上,委員們紛紛就民營銀行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建言獻策。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副主席董文標在發言時呼籲,推進存量中小銀行民營化改革,即把目前10多家股份制商業銀行、130多家城商行、850多家農商行進行全面民營化改革,地方政府從這些銀行中退出,引入當地有影響、有成就的民營企業,讓這些銀行真正成為民營銀行,真正按照市場規律運作。

  有關民營銀行的發展,曹宇在發言中指出,當前民營銀行既存在發展的問題,也存在定位和商業模式的問題。銀監會認為,當前民營銀行的定位還是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主,特別是服務小微、三農和社區,這是金融服務的薄弱環節,中小銀行特別是民營銀行在這方面有獨特優勢,銀監會支援民營企業設立服務於小微、三農和社區的民營銀行。

  會後在回答媒體關於民營銀行資產品質的提問時,曹宇表示,目前民營銀行只有5家,資產規模不到800億,還處於初創階段,資產品質目前還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不好的狀況。

  當被問及當前是否存在民企申辦民營銀行熱情退潮時,曹宇表示,“我覺得大家的熱情還是很高,發展得還是很好。” 他說,目前已經沒有數目限制,銀監會將按照國家政策成熟一家批准一家。

  曹宇還透露,銀監會正在研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相關事宜,一方面是研究如何支持現有的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擴大業務範圍和規模,另一方面也在研究如何擴大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供給問題。

投貸聯動可試點成立風投子公司
  首批試點即將公佈,風險隔離機制成監管層關注重點
  商業銀行投貸聯動試點箭在弦上。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兩會期間表示,支持銀行採用成立類似風險投資公司或基金的方式,對創新企業給予資金支持,並建立在嚴格的風險隔離基礎上,以實現銀行業的資本性資金早期介入。銀監會副主席曹宇8日在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也表示,投貸聯動首批試點很快就要公佈,將會選擇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進行試點。

  “啟動投貸聯動試點”被寫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據媒體記者瞭解,未來可能的方向是,監管層制定大體的政策框架和指引,允許不同的銀行用不同的模式來探索投貸聯動,而投貸聯動中的風險隔離機制將成為監管層關注的重點。

  “投貸聯動”模式對銀行支援科技型小微企業具有重要意義,在國外有矽谷銀行這樣的成功案例。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銀行董事長閆冰竹表示,作為中小微企業融資的主管道,商業銀行傳統的信貸模式在支援科技型小微企業時,面臨著風險與收益極度不匹配的困境。在此背景下,商業銀行通過投貸聯動,以“股權+債權”的方式,不僅能為種子期、初創期的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提供有效的融資支援,更能以股權收益彌補信貸資金風險損失。

  不過,在分業經營、分業監管的大環境下,我國商業銀行法規定,商業銀行“不得向非自用不動產投資或者向非銀行金融機構和企業投資”。

  在這一背景下,目前商業銀行投貸聯動採用“曲線試水”的方式。據記者瞭解,一些國內的大型銀行採取集團內部合作的方式來進行投貸聯動,即銀行主體提供貸款,投行和投資機構提供股權投資。與此同時,一些中小銀行則採取與協力廠商VCPE等投資機構合作的方式來形成投貸聯盟。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銀監局局長廖岷在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表示,上海的多家銀行前期已經在不突破現有法律框架的情況下進行了試點。

  “上海的投貸聯動基本上採取的是由協力廠商機構進行代持股權的模式來進行。即銀行給科技企業進行貸款,再指定協力廠商公司等代持機構持有該企業不超過2%的優先認股權。這種認股權的安排可以視同於一種風險準備金或風險補償,而這部分股權投資能帶來的收益正好能夠覆蓋貸款可能帶來的損失。”廖岷說。據他介紹,截至2015年末,轄內9家銀行以投貸聯動模式為105戶科技型小微企業提供融資餘額10.2億元,“上海也會爭取投貸聯動的首批試點”。

  接受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表示,支持銀行採用成立投資子公司或基金的方式來進行投貸聯動試點,實際上是監管在不突破現有商業銀行法框架的基礎上,給科技金融單獨開了一個口子。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對記者表示,雖然商業銀行法不允許做投資業務,但是實際上,不少商業銀行的理財或資管專案都和其貸款業務“勾連”在了一起。而這種“勾連”缺乏相應的風險隔離機制,本質上投資產生的風險有向貸款轉移的可能。“在綜合化經營或者說混業經營不可逆轉的大趨勢下,監管順應這一趨勢,允許商業銀行成立直投的子公司,並且引導銀行來主動建立風險隔離機制,更為合理。”他說。

  曾剛表示,從風險隔離的角度來說,在單獨子公司的基礎上,未來監管層可能也會對“投”和“貸”的比例提出一定要求。另外,由於“投”和“貸”本身在專業上差別非常大,商業銀行需要探索和形成各自的業務流程,並進行一些產品層面的創新。

  業內人士也表示,投貸聯動整體來說仍是一個小眾業務,不適於銀行“一窩蜂”地做。

  廖岷表示,從國際商業銀行的實踐來看,能夠成功為初創期科技企業提供投貸聯動融資服務的,只是少數銀行。比如,矽谷銀行成立於1983年,它只在專長的四個領域內做業務。截至2014年末,全部貸款餘額144億美元,總共才1000億元人民幣左右,這個規模放在我國,僅相當於一家中等城商行。因此,投貸聯動只是商業銀行業務的“小眾”,不能搞運動,更不能一哄而上。曾剛表示,一些機制靈活的、投資能力較強的銀行可能更適合做投貸聯動業務。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
关闭窗口】【打印
Copyright © 2005 - 2013 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中路215號創業大廈22樓
電話:+86 0757-8330 3188
傳真:+86 0757-8320 0228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