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具協同價值的中小微企業及個人系統化投融資服務供應商
新聞資訊  News
News 新闻详情

南方日報:佛山是金融創新沃土 民間借貸非洪水猛獸

日期: 2013-12-12
浏览次数: 329

成立于2003年的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如今已走過10個年頭,憑借規范穩健的經營方式,在過去兩年擔保行業普遍陷入低潮期,中盈盛達依然保持穩定發展,其掌舵人吳列進獲評全國十大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機構領軍人物,成為佛山民間金融創新的實踐者,吳列進本人也成為眾多媒體追逐的對象。
  采訪約在吳列進辦公室,有過十年大學教學經驗的吳列進雖然歷經市場的多個周期波動,但身上依然保持著一種儒雅的學者氣質,對于企業的發展和行業變革滔滔不絕。
    ■觀點
   ●擔保是一個有杠桿的行業,國家規定擔保的杠桿倍數不得超過10倍,這種高標桿意味著高風險,因此風險控制一直是擔保公司經營管理的核心問題。
   ●擔保公司除了要有一套完善的風險防范機制外,還需要建立起多元的股權結構和科學的治理結構,避免一股獨大,只有這樣才能搭建良好的治理架構。
   ●金融是經濟的引擎血液,沒有產業支撐金融是做不好的。佛山的擔保、小貸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是做得很好的,這說明佛山的民間金融有廣闊的市場。

談行業發展   探索市場化風險分散機制

南方日報:今年8月份,中盈盛達與中合擔保簽訂了“比例分保”協議,此舉被認為是一次重要探索,這對于企業和行業發展的意義何在?
  吳列進:和其他行業不同,擔保是一個有杠桿的行業,國家規定擔保的杠桿倍數不得超過10倍,這種高標桿意味著高風險,因此風險控制一直是擔保公司經營管理的核心問題。
  從擔保公司內部來看,有三方面資金組成的防線來應對代償項目造成的損失風險,第一道是每年根據擔保業務情況進行計提的風險準備金,第二道是擔保公司日常經營所形成的利潤,第三道防線是股東出資的資本金,只要公司經營規范,風險控制比較好,一般第一道防線就足夠應對風險,不會影響到公司的利潤。但如果要動用第二道甚至第三道防線,不但會觸動股東根本利益,更嚴重地會造成擔保機構的系統性風險。但僅僅依靠自身的資金實力來應對風險還是不夠的,必須考慮增加外部增信來分擔風險。比如2007年,我們就和順德區共同推動政府擔保基金的成立,隨后把這種合作方式推廣到其他幾個區,由政府擔保基金分擔30%的風險。
  除此以外,由廣東省財政與粵財共同出資成立的省再擔保公司,通過與全省擔保公司分別開展項目、產品或機構再擔保,對完善健全全國擔保體系起到了關鍵性作用,在為擔保機構增信、擴大倍數方面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幫助。
  以上講的是傳統擔保行業利用政策性手段提高外部增信,而我們與中合擔保進行的“比例分保”合作是一次全新的市場化風險分散機制的探索。中合擔保是國務院利用外資設立擔保公司的試點項目,管理層很多原來是從事保險行業的,他們把保險對于風險控制的一些理念帶到來擔保行業,遵循大數法則,與中合擔保的合作就像出錢買保險,我們給它一定比例的保費,它給我們分擔一定比例的風險。
  與中合的“比例分保”是擔保風險分散市場化的一種創新和突破,以前擔保公司對于風險的態度是謹慎謹慎再謹慎,在衡量風險與收益的時候往往選擇前者,如今通過建立風險分擔機制在風險與收益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使得擔保機構的風險承擔能力加強,敢于服務更多中小微企業。廣東以民營商業性擔保機構為主,這種市場化的風險分散機制對廣東現代融資擔保體系建設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談公司治理    所有權經營權分離促健康發展

南方日報:正如您所說,擔保公司擁有多道防線防范風險,但去年年初發生的“華鼎創富”事件給行業帶來了很大打擊,也暴露了一部分擔保機構在管理方面的一些缺陷,對此您是怎樣評價的?
  吳列進:擔保公司除了要有一套完善的風險防范機制外,還需要建立起多元的股權結構和科學的治理結構,盡量避免一股獨大,管理層要始終把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不會為了某個股東的利益損害公司的利益。在這個基礎上建立“三會一層”的治理架構,所有股東都不參與公司的日常運營,實現了所有權、經營權和監督權的有效分離,從而保證公司的規范運營。與此同時,作為人才密集型行業,擔保機構還應著力建立符合自身特色和風控理念的企業文化,“用文化管理風險”,用文化的力量來統領包括股東、管理層的思想和行為,用文化來填補制度和管理中存在的缺陷。“華鼎創富”事件的事實證明,他們缺乏的正是這幾種法寶。
  南方日報:感覺中盈盛達的治理架構很接近于上市公司,我們知道中盈盛達也一直在謀求上市,能否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吳列進:確實我們是中國擔保行業最早向中國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的,后來因為個別擔保公司出現問題,加上國務院出臺了《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暫緩了上市進程。到了去年我們認為上市條件成熟準備上報時,又發生了華鼎創富事件,然后去年11月開始國內IPO暫停了,我們的上市申請也只能暫停。
  南方日報:上個月集成金融在香港成功上市,成為國內首家到香港上市的擔保公司,中盈盛達是否考慮到香港上市?
  吳列進:集成的上市我們認為對擔保行業是好事,既體現了擔保行業得到國際資本的認可,又給處于低潮時期的擔保行業注入了正能量。但是每家公司的情況都不一樣,集成上市走的是紅籌架構,我們即使到香港上市也只能走H股的路徑,因為我們股東眾多,既有民營的,也有國有的。但H股有兩方面的問題:一是不能全流通,需要股東統一思想;二是需要經過中國證監會的批準。
  但我們還是希望在國內上市,因為我們的業務都在國內,治理架構也是按照上市公司的標準來搭建的,雖然這兩年擔保行業發展低迷,但我們仍連續兩年保持0.2元以上的每股收益,股東分紅增幅逐年上升,所以我們很有信心只要IPO的大門向擔保行業開放,中盈盛達有特別好的條件在國內上市。
  南方日報:過去兩年擔保行業發展停滯不前,您認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目前是否已經走出了困境?
  吳列進:目前擔保行業整體確實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這種挑戰對于民營商業擔保機構而言尤甚。構成挑戰的因素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整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了擔保行業出現系統性風險的概率,使得部分擔保機構的代償率有所上升,經濟下行又使得部分優質客戶擔保的剛性需求有所下降。第二是個別擔保機構出現的違規違法現象降低了銀行對擔保機構的認可度,提高了銀擔合作的門檻。
  雖然面臨一系列困難,但擔保行業整體的外部環境并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在整個國民經濟中的行業地位不降反升。這集中體現在國家對于中小微企業的重視程度和扶持力度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度,而擔保機構的職能正好是為中小微企業提供融資服務的。
  此外,擔保行業的管理辦法級別將從原先由國家七部委頒發的行業《管理辦法》上升為國務院頒發的行業《條例》,這也是行業地位提升的體現。在有關行業管理辦法的多次討論中,放寬對擔保機構盈利模式的要求和限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同,包括提升擔保機構對外投資的比例,放大擔保機構資本金的杠桿倍數,對于擔保機構進行分類管理等。隨著經營條件的放寬,以及行業自身完成優勝劣汰的市場過程,未來擔保行業會迎來一輪新的發展機遇。

談金融改革  民間借貸陽光化是改革重點

南方日報:除了擔保行業自身面臨變革以外,近兩年國家層面對于金融改革的推動力度也越來越大,佛山這一傳統制造業大市在促進民營金融機構的發展上表現出很大的活力,小貸公司、擔保公司、融資租賃等金融機構大量涌現,對于這種趨勢您如何評價?
  吳列進:民營金融的發展對于佛山經濟是非常好的事情,是一個地方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標志。我們的企業老板從關注產業資本到關注金融資本是一種進步,過去我們只關注對實業資本的投入,但這一塊是沒有杠桿的,金融資本是有杠桿的,佛山本土企業家能夠利用佛山的地域和市場優勢發揮金融的杠桿作用,是一種很好的趨勢,這在以前是無法想象的。
  我來佛山10多年了,過去很多本土企業家并沒有領悟到金融對于實體經濟的作用,但這兩三年我感覺到很多企業老板這方面的意識在不斷增強,以我們自己的股東為例,對于每一次增資擴張都很踴躍,但我們每次能給到他們的份額都遠遠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這說明大家越來越關注這一塊的發展。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是佛山產業發展的結果。金融是經濟的引擎、血液,而沒有產業支撐金融也是做不好的。佛山的擔保、小貸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是做得很好的,這說明佛山的民間金融還有廣闊的市場。擔保、小貸公司等金融機構的增加對于佛山民營經濟是好事,更有利于佛山民營經濟  在目前嚴峻的生存環境中平穩度過低潮期。
  南方日報:未來佛山要進一步釋放民間金融的力量,還需要在哪方面有所突破?
  吳列進:我們現有的民營金融機構還遠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還有大量中小微企業通過民間借貸來解決融資問題,未來如何規范這種民間借貸行為,讓它更陽光、更透明,是政府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
  南方日報:目前民間借貸在法律上還是一個雷區,上個月溫州出臺了全國首部地方民間借貸的管理條例,您認為有哪些地方是值得佛山借鑒的?
  吳列進:個人認為民間借貸對于推動民營資本的發展功不可沒,不能把民間借貸看作洪水猛獸,更不能把民間借貸定性為壞孩子,最多只能定性為調皮的孩子,如果加以引導會是一根好苗子。溫州的管理條例是一次突破,但國家還沒有出臺相關的管理條例,需要地方進行一些探索和推進,民間借貸一定要證明它是金融的重要補充,特別是在改革開放以后,民間資本積累到一定程度,老百姓可支配資金越來越大,他們敢于拿出來投資,這種趨勢是擋不住的,只能想辦法疏導而不能堵。
  在具體的操作上,可以考慮通過銀行委托貸款來規范民間借貸行為,所有的操作流程都要通過銀行來完成,按照銀行的標準來規范,利率不能超過4倍。對于這種委托貸款我們擔保公司也可以參與提供擔保,自下而上推動金融變革。
  此外,政府可以效仿溫州成立民間借貸的登記機構,所有的民間借貸到這個機構進行登記,對于借貸合同、條款進行標準化,通過這種方式讓民間借貸逐步浮出水面,納入到政府的監管范圍。
南方日報:今年金融改革的另一個熱點是民營銀行胎動,據了解目前佛山已經向省政府遞交了兩份設立民營銀行的申請,如何評價民營銀行對于佛山經濟的影響?
  吳列進:目前民營銀行試點的控制還比較嚴,但我們相信未來這種控制會逐步放寬,包括小貸、擔保公司在內的機構也有可能演變成為民營銀行,這里有一組數據,目前香港約有1000家銀行,美國約有8000家銀行,其中約7000家是社區銀行,而中國大陸只有約600家銀行,不到美國的十分之一。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的金融機構還是太少了,金融服務遠遠不夠,特別像佛山這樣產業發達、資本充足的地區,是進行金融創新最好的試點城市,民營銀行在這里擁有非常肥沃的土壤,未來這一塊對于推動產業升級會有很大作為。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
关闭窗口】【打印
Copyright © 2005 - 2013 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中路215號創業大廈22樓
電話:+86 0757-8330 3188
傳真:+86 0757-8320 0228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