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具協同價值的中小微企業及個人系統化投融資服務供應商
新聞資訊  News
News 新闻详情

透視2015年M2增長新變化

日期: 2016-01-19
浏览次数: 43

      央行115日公佈的金融統計資料顯示,2015年末,M2餘額139.23萬億元,同比增長13.3%,高於年初12%的預期目標。央行同日公佈的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顯示,2015年末基礎貨幣總量為27.64萬億元,其中貨幣發行6.99萬億元,銀行存款準備金20.65萬億元,基礎貨幣總量較2014年末下降1.77萬億元。 

  2015年基礎貨幣顯著收縮,M2卻超預期增長,形成剪刀差,貨幣乘數顯著上升。業內專家表示,這反映出貨幣派生力度加大,央行通過降准或增加信貸額度等手段放寬了銀行的信用投放行為,從而保證M2維持在合理水準。 

  “歷史上,也曾多次出現類似的情況,成因各異,表明我國貨幣政策操作上,潛在的廣義貨幣派生能力較強。”東方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王劍表示。 

  基礎貨幣收縮 外匯占款是主因 

  基礎貨幣的變化因素在央行資產負債表中有所體現。資料顯示,2015年末國外資產餘額為25.38萬億元,這一指標在2014年末為27.86萬億元。“很顯然,國外資產大幅下降2.48萬億元,是導致基礎貨幣下降的核心原因。”王劍指出。 

  王劍表示,國外資產中,外匯占款下降2.21萬億元是基礎貨幣下降的主因。據統計,20151月份,央行口徑外匯占款小幅增長,2月至9月則出現八連降,其中7月和8月央行口徑外匯占款連續兩個月下降規模超過3000億元。10月份,央行口徑外匯占款結束八連降,11月和12月,再次環比下降3158億元和7082億元。 

  王劍認為,基礎貨幣因外匯占款下降而收縮時,再貸款(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有可能成為央行最主要的基礎貨幣投放方式。然而資料顯示,2015年末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餘額為2.66萬億元,全年僅增0.16萬億元,反映了銀行間市場流動性仍然寬鬆,銀行申請再貸款的需求並不強,甚至還償還了不少再貸款。 

  5次降准對沖基礎貨幣下降 

  王劍指出,由於央行在2015年內實施了5次降准,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大幅下降,銀行得以保持超額存款準備金的充裕。這在銀行間市場表現為利率持續保持低位,雖有波幅波動,但整體流動性狀況良好。 

  “由於我國銀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依然較高,仍有下調空間,對未來的基礎貨幣下降仍然有很強的對沖能力。”王劍說,降准的實施依然取決於外匯占款流失導致基礎貨幣收縮的程度,這本身是央行的一種被動的“補水”行為,並不改變貨幣政策方向。 

  王劍表示,央行通過支持銀行擴大信用投放,保持了M2的合理增長,並未因基礎貨幣收縮而導致實體部門流動性緊張。 

  擴大信用投放助推M2增長 

  記者發現,從20157月開始,M2增速便達到了13.3%,下半年基本保持在13%以上。“這裡有基數效應,因2014年下半年M2增速放緩。但更進一步可以發現,下半年拉高M2增速的,主要是信用投放力度加大導致的單位活期存款增加。”王劍說。 

  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也表示,考慮到去年下半年以來外匯占款總體呈負增長,M2的高增速與信用投放加大有關。7月為避免股市異常波動引發系統性風險,證金公司獲得了銀行機構超過1萬億元的信用支持;下半年以來,地方債發行明顯加速,考慮到銀行是地方債的主要購買者,因此這也將增加銀行的信用投放,從而推升M2 

  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日前表示,由於下半年國家加大了穩增長的政策力度,財政支出擴大,政策性銀行新增貸款也較多,均會形成企業活期存款的投放。此外,因股市下行,部分證券保證金轉出,表現為非銀行金融機構存款有所下降,形成了企業存款。 

  盛松成指出,“此外由於各項貸款增加較多,派生存款相應增加。資料顯示,2015年全年,金融機構人民幣各項貸款新增11.7萬億元,同比多增1.81萬億元;人民幣各項存款新增14.97萬億元,同比多增1.94萬億元。” 

  對於2016M2增速預期,趙慶明表示,考慮到2016年經濟增速仍面臨壓力,物價水準也可能維持在低位,決策層仍將保持流動性的適度寬裕並將加大財政赤字力度,但放水漫灌刺激經濟的概率不大,因此M2增速可能較2015年有所回檔。 

  M2派生管道日益多元 

  2015年基礎貨幣顯著收縮,M2卻超預期增長,表明貨幣乘數顯著上升,潛在的廣義貨幣派生能力較強。 

  據瞭解,M2派生管道主要包括央行以人民幣收儲國外資產、央行對非銀金融機構再貸款、銀行以自有資金向非銀行企業投放信用等。其中,銀行投放信用又包括貸款、購債(國債、銀行債等除外)、其他方式(主要是以自營非標形式)、股權投資等。據業內專家分析,信貸仍然是最為主要的M2派生管道。 

  盛松成認為,M2增加較多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金融機構資金運用結構的調整,表現為金融機構債券投資和股權投資增加較多,也導致派生存款增加。2015年全年,金融機構債券投資新增5.32萬億元,同比多增3.38萬億元。此外,銀行發放的類信貸,如信託收益權、信託計畫和資產管理計畫等新增較多,也同樣派生了存款,導致M2增加。王劍表示,M2派生管道多元化趨勢已很明顯。隨著銀行業務多元化,購債、非標等均能派生M2,預計該趨勢將會在未來加速。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正處於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大量的新興產業正在興起,它們很難用傳統的銀行信貸給予服務,而更多依賴於直接融資。”王劍認為,直接融資不會派生M2,只是存量M2在投融資雙方間的相互融通。因此,隨著我國新興產業在國民經濟中占比上升,直接金融在金融體系中的占比也會上升,這最終會表現為M2/GDP的下降。盛松成強調,現在不能用傳統的辦法來衡量貨幣供應量是否合適,因為很多情況發生變化,比如貨幣乘數發生變化,類信貸資產增加等。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
关闭窗口】【打印
Copyright © 2005 - 2013 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中路215號創業大廈22樓
電話:+86 0757-8330 3188
傳真:+86 0757-8320 0228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