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具協同價值的中小微企業及個人系統化投融資服務供應商
新聞資訊  News
News 新闻详情

《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出爐 從源頭上加強監管

日期: 2015-08-17
浏览次数: 29

 

日前,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公佈《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意見稿”),向社會徵求意見。歷時3年多、經過多次修改的意見稿出爐,得到了業內外廣泛關注。“從最新的意見稿看更多是框架性的、制度性的規定,未來配合實施的細則或更為具體。”一位曾參與條例討論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從源頭上加強

對融資擔保公司監督

此版意見稿的前身是2010年3月經國務院批准、中國銀監會等7部門公佈施行的《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辦法》),一直是規範融資擔保公司經營的主要法律依據。5年來,我國融資擔保業快速發展,截至2014年12月,全國共有融資擔保公司7898家,在保餘額2.74萬億元,其中融資擔保在保餘額2.34萬億元,對於促進資金融通,支援實體經濟發展,特別是緩解“三農”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發揮了積極作用。

隨著融資擔保業快速發展,《辦法》已難以適應當前和未來行業發展和監管的實際需要。對此,意見稿說明中稱:一是《辦法》作為部門規章,無法設定行政強制措施和有效的行政處罰,監管部門缺乏對違規經營的融資擔保公司的有效處理手段,違法行為得不到應有制裁,影響了監管權威性和行業長遠發展。二是行業經營規則有待完善,審慎經營規則和風險控制要求已不能適應發展和監管的需要。三是融資擔保公司由地方人民政府屬地管理、國務院建立融資擔保業監督管理協調機制的監管體制和監管責任有待明確、落實。因此,有必要制定融資擔保公司管理的行政法規,為加強融資擔保公司的監督管理,促進融資擔保業健康發展,提供良好的法制保障。

意見稿共分五大部分,明確了融資擔保公司和融資擔保業務的定義,對融資擔保公司的設立、變更和終止,經營規則、監督管理以及法律責任等作了規定。為從源頭上加強對融資擔保公司的監管,意見稿根據《國務院關於修改〈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專案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的決定》(國務院令548號),規定設立融資擔保公司以及融資擔保公司跨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分支機搆須經監管部門依法批准,並規定了審批的條件和程式。考慮到意見稿提高了現行《辦法》規定的註冊資本最低限額等設立融資擔保公司的條件,附則中規定:本條例施行前設立的融資擔保公司,不符合本條例規定條件的,應當在監管部門規定的期限內達到本條例規定的條件。

連續1年無業務

即退出融資擔保市場

對於融資擔保公司的市場退出和終止,意見稿規定,融資擔保公司或者其分支機搆自取得融資擔保業務經營許可證之日起無正當理由連續1年以上未經營融資擔保業務的,由監管部門繳回其融資擔保業務經營許可證。融資擔保公司解散,應當依法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按照債務清償計畫及時償還有關債務,並明確或有債務的承接等事項,清算過程應當接受監管部門的監督。擔保責任解除前,股東不得分配公司財產或從公司取得任何利益。融資擔保公司解散或者被依法宣告破產的,應當向監管部門報告,並於清算結束後將融資擔保業務經營許可證交監管部門註銷。

事實上,對比2013年及2014年的資料可以發現,融資擔保的機構數量呈下降趨勢,在保餘額保持穩定增長。截至2013年末,全國8185家融資擔保機構,行業實收資本8793億元,在保餘額2.57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4833億元,增長23.1%。其中融資性擔保在保餘額2.22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4024億元,增長22.2%。而到2014年末,機構數量為7898,在保餘額2.74萬億元。

“近年來,銀行選擇擔保公司日趨謹慎,不少實力較弱的融資性擔保公司根本沒有新增業務,退市自然在情理之中。”機構數量的減少不過是順應市場、優勝劣汰的結果,這在業內已成普遍共識。上述業內人士同時表示:“希望監管部門嚴把准入關,制定市場准入、經營許可等措施引導融資性擔保機構規範發展;加大機構退出力度,為專注於融資性擔保業務的機構預留發展空間。”

記者注意到,在日前國務院印發的《關於促進融資擔保行業加快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強調,將“推進融資擔保機構減量增質、做精做強”,而且將堅持政策扶持與市場主導相結合。對於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等普惠領域、關係經濟社會發展的融資擔保業務,尊重其准公共產品屬性,政府給予大力扶持;對於其他融資擔保業務,鼓勵其按照市場規律積極創新發展,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

《條例》與配套細則

為行業健康發展護航

針對行業經營規則,意見稿提出,融資擔保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10倍。近年來,行業融資性擔保放大倍數(融資性擔保責任餘額/淨資產)一直在2.3倍左右,只有個別實力較強、經營良好的融資擔保公司放大倍數達到10倍以上。“對於原先放大倍數高於上限的公司來說會受到影響,或限制其業務的開展,因此業務量大的機構如何突破資本瓶頸面臨考驗。”有業內人士說。

此外,意見稿還提出,“準確計量融資擔保責任風險,並按照有關規定提取各項準備金;對向被擔保人收取的反擔保保證金實行專戶管理或者委託協力廠商存管;按照債權人要求及時提供相關資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國務院《意見》中提到,研究設立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推進政府主導的省級再擔保機構基本實現全覆蓋,構建國家融資擔保基金、省級再擔保機構、轄內融資擔保機構的三層組織體系,有效分散融資擔保機構風險,發揮再擔保“穩定器”作用。可以看出,無論是規定擔保放大倍數上限、提取準備金,還是建立多層防範體系,都是為了規範融資擔保活動,防範可能存在的風險。

業內人士認為,準備金計提金額並未在意見稿中提及,未來或由配套細則進一步明確,但《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及配套細則的出臺必將引導行業向著規範、健康發展。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
关闭窗口】【打印
Copyright © 2005 - 2013 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中路215號創業大廈22樓
電話:+86 0757-8330 3188
傳真:+86 0757-8320 0228
邮编:330520